OTTO BIKE

代工一哥危機入市 OTTO BIKE勇闖重機新藍海

一台近40萬台幣的台灣品牌電動機車,近期在歐洲風光上市。而背後竟是一組令人驚豔的老少組合,重機代工大廠技術,加上新創品牌熱情,能否擄獲消費者青睞?仍待考驗。

在全球機車最高殿堂的義大利米蘭車展去年底展覽會上,來自台灣的OTTO BIKE,儘管位於不起眼的角落攤位,卻整天擠滿試乘與詢問的人潮,更吸引來自英、法、日、韓等國經銷商爭取獨家代理權。

負責替米蘭車展在台招商的歐博興國際展覽副總黃明俊回顧,OTTO BIKE首次參展就吸引當地報紙大篇幅報導,已連續兩年成為展場最受歡迎的新創品牌之一。比起隔壁攤位的中國電動機車大廠,明顯受關注。

OTTO BIKE創辦人之一、擔任總經理的許理彥,曾是台灣知名機車大廠首席設計師。多年前看到特斯拉深受震撼,燃起他跨足電動機車的熱情。經友人介紹,他認識越南精密董事長李育奇,一老一少一拍即合。

在機車產業裡,越南精密的地位就如同手機產業裡的鴻海。舉凡義大利杜卡迪、美國哈雷、德國BMW等超跑級重機,全都由它代工。甚至旗下子公司勝邦金屬代工,還打進頂級醫療床供應鏈,包括日本第二大醫療床大廠Platz。

儘管集團年營收逾30億元,董事長李育奇卻有深深危機感,他語出驚人預言:「傳統產業的光景,大概只剩五到十年。」這促使他加快腳步,跨足電動機車並自創品牌。

技術生產一把抓 通吃本田、山葉

年近70歲的李育奇,堪稱是台灣機車產業發展的活歷史。在台灣機車工業起飛的1970年代,日本一線機車品牌本田、山葉等的主要生產線,幾乎全在台灣。當時李育奇還是20多歲的小伙子,高雄工專第一名畢業,擅長優化製程,很快便受到當時車架代工大廠豐祥老董的重用,當上廠長。

1980年代末期,台幣兌美元一路從40元驟升至25元,當時台灣機車產業鏈幾乎全跟著日系品牌外移。李育奇因此到越南開疆闢土,投資近6000萬元創立越南精密。業界嘖嘖稱奇的是,他竟有本事,讓兩家勁敵本田與山葉,都找越南精密代工。

同業形容,別人談生意,除了業務部門接單,還得技術評估、財務精算,來回數次才能定案;李育奇則是所有技術、生產流程、成本都在腦海裡,只要一張紙、一枝筆,就能拿到訂單。

他做生意還有句名言,「要先想如何幫客戶解決問題,再想如何賺錢。」很快的,越南精密便成為美國與日本汽機車品牌的一線供應商,包括豐田、福特、本田、山葉,都是客戶。

當大家還在享受越南便宜勞工帶來的代工製造紅利,李育奇卻已嗅到危機。2006年率先引進日本Panasonic機械手臂,升級自動化,「買一個機械手臂相當於一部汽車,我們有200多座機械手臂,同業笑我傻,人工那麼便宜,幹嘛換。」

同業坐等訂單主動上門時,李育奇卻總是思考如何開發下一個沒人要做的最困難市場,因為只要攻下灘頭堡,就是別人很難切入的藍海市場。

他因此看上了工藝難度比汽車還高的超跑重機,由於重機內裝空間比汽車小很多,要放的引擎等零組件卻不比汽車少,難度很高,可容許誤差甚至低於0.1公釐。

李育奇主動跑到歐美拜訪有機車界藍寶堅尼與法拉利之稱的杜卡迪與哈雷,一開始屢吃閉門羹,李育奇卻不放棄,「我親自去,一次、二次、三次……,人家總會有印象。」

不放過齊頭機會 投入重機市場

2008年金融海嘯,歐美精品重機紛紛轉往亞洲建立供應鏈,越南精密終成功打進哈雷、杜卡迪、龐巴迪與BMW等,成為一線供應商。

六年前,李育奇看到各國已紛紛訂出燃油車最後期限,再度嗅到危機,但也看到轉機。傳統燃油車檯面上的品牌不是百年、就是50年,新進業者很難撼動,但電動車提供一個齊頭競爭的機會。

五年前,他輾轉找到理念相同的許理彥,兩人合資近億元,創辦OTTO BIKE。

「有越南精密當後盾,技術與量產絕對沒問題,」許理彥力求穩紮穩打,先進行市場調查,確定品牌定位後,才著手設計、開發車款。

OTTO BIKE電動重機,時速可達105公里,在定速60公里下,續航力可達220公里;充飽電約四小時。最高等級車款,每部售價約8500歐元(近40萬台幣)。今年將量產,先在歐洲上市,再回亞洲。能否成功擄獲消費者青睞,還待考驗。

Original link: https://www.gvm.com.tw/article.html?id=55802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